中小企业在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家视点 >> 内容

制度阻碍中国金融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

时间:2012-1-13 10:58:58 点击:

    规格甚高的第四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于16日与7日召开,延续了年前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基调,其主题落在了所谓“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上,预计这还将成为未来一段时期中国金融业改革和发展的知道思想。

    由于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每隔四年才召开一次,它自然引发了市场的强烈关注和期待。不过,从温家宝总理在会议上提出的八项部署——内容涉及金融机构改革、金融风险防控体系建设、金融宏观调控体系完善等诸多方面——来看,本次会议并未释放出重大改革行动的信号。像此前业界和媒体普遍关注的成立金融国资委、推进利率市场化等等金融改革的具体路线图,均未出现在会议议题中,这多少有些令人失望。我们还注意到,新华社18日援引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的话明确说,目前不是推进利率市场化的太好时机。

    当然,会议提出的要建立统一债市、提振股市信心、引导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以及进一步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等,仍不失为重要的亮点。我们看到,受会议上总理讲话的提振,本周股市已经连续两天收涨超过2%,这反过来也再次凸显了中国资本市场“政策市”的无奈本质。

    依照我个人的有限学识,金融本身作为一种虚拟经济(基本特点是“以钱生钱”),其存在的意义就在于服务于实体经济——金融市场是社会资源进行有效配置的一个平台,一个健康的金融市场能够引导社会上庞大、分散和无序和的资本自动地流向那些最有效率的产业和企业,从而产出最大的生产力。然而,正如我们接下来会谈到的,这一机制的有效实现,的确并不是靠宣传教育和行政命令。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经济取得的最大成就,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总结,那就是:我们成功地自我造就成为“世界工厂”。这个称号本身即说明,我们的成功仰赖的是坚实的实体经济。而肇始于2008年夏并蔓延至今的本轮全球金融海啸,正是以华尔街为代表的西方金融市场过度杠杆化导致的虚拟经济“过度自我循环和膨胀”的必然结果,这理所当然地促使中国政府引以为戒;同时反观国内,近年来充斥于各投资市场——其中尤以楼市最为典型——的投机氛围亦足以警示人们反思金融泡沫化和实体经济空心化之害。因此,用温家宝总理的话来说,必须坚决抑制社会资本“脱实向虚、以钱炒钱”。

    人们常常容易忘记一条十分浅显的道理:资本永远是逐利的。一家企业决定生产和销售哪种商品,并不是因为这家企业的老板有意识地认识到这种商品对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有多么大的益处,甚至也不是因为他认为这种商品拥有广阔的社会需求,而是因为他认为这么做能赚取最多的利润。同样,一家银行决定贷款给哪家企业,也不是因为这个银行家自觉地认识到这家企业能够生产出最好的商品、创造出最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而是因为他判断这么做不是风险最小,就是利润(利息)最大。反过来说,企业和银行都能成功地实现利润最大化,社会经济发展的目标也就自然实现了。

    当前的中国金融业,的确存在严重的资源错配、亦即不能有效服务于实体经济的问题。近年来从楼市到“蒜你狠”、“豆你玩”等等市场的疯狂炒作,与中小民营企业融资难(以所谓“温州危机”为代表)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而去年以来备受舆论关注的民间借贷(甚至高利贷)热潮,也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这一结构性问题——这些应该说效率很高的中小民企难以从国家的银行里获得信贷资金,因而被迫进入非正规金融市场寻求资金。

    那么,既然这些中小民企明明是有竞争力的,而中国的金融机构却不愿意配置资金给它们呢?这个问题的答案就要从中国行政垄断的金融体系本身去寻找了。

    说得不客气一点,中国金融制度设计的初衷,并不是实现社会资本的最有效配置,而是以行政力量扭曲市场机制配置,使社会资本能够源源不断地流向国有经济内。我记得十多年前有人曾精辟地指出过,“在改革的年代,整个中国金融体系的目的恰就是为了维护计划经济的残余势力。”

    而这种扭曲,最集中地体现在银行体系的国有垄断、利率的非市场化,以及股票发行市场的审批等诸多有意识的制度设计上。仅以后者为例,如果IPO市场的审批制度取消,所有符合上市门槛的企业均可自由上市,那么还会有多少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能够如此轻而易举地用天价圈到股民那么多的钱?这种制度设计就其初衷而言显然是成功的,其结果是:粗略地说,目前中国的GDP和就业当中有2/3以上是由民营和外资企业贡献的,国有企业仅贡献了不足1/3,但全社会金融资源的流向却正好相反,其中的2/3以上流向了国有企业。

    这才是中国金融不能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的根源,既然制度设计和行政力量使得社会资本难以流向那些创造了主要社会财富和就业的民营中小企业,那么,这些社会资本也就只能自我循环和以钱炒钱了。过去的十多年来,吴敬琏先生一直在大声疾呼的那句话——“中国股市比赌场都不如”,就是这种制度性障碍的真实写照。现在到了必须要改革的时候了。

    由此可以看见,如果想要真正有效地推动金融市场为实体经济服务,最需要做的是改变视金融为国有经济输血脱困之工具的错误观念,还原其一个中性的社会资源配置平台的定位。而在这场宏大的改革中,我认为当下最急切地需要做的有几件事情:

    在银行业,必须放开民营银行,并放开贷款利率的市场化浮动。只有同为中小民营企业的乡(村)镇银行、私人贷款公司、同业合作社……才最能够对中小民营企业的市场需求感同身受,从而以最低的成本为它们提供最迫切的金融服务;另一方面,社会储户的钱应当以更高的利息借给那些更需要它、同时也更有效率的民营企业,而不是让那些背后由政府撑腰的国有大企业无偿(或以极其低廉的成本)占用。

    在证券业,则是取消发行审批制度,让合规的企业自主、自由地上市融资,平等竞争社会资本。

    此外,或许还需要积极稳妥地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逐步放开资本项目下的自由兑换,实现人民币国际化。

    就此意义上说,温家宝总理的部署中,最令人欣慰和振奋的地方在于再次肯定了金融对民资的开放,“对推进股权多元化,切实打破垄断,放宽准入,鼓励、引导和规范民间资本进入金融服务领域,参与银行、证券、保险等金融机构改制和增资扩股”。希望它能够真正落实,而不再是一句空话,并成2012乃至今后几年金融改革的抓手。

作者:陈季冰 来源:网络
  • 中小企业在线(www.sme-china.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香港九龙尖沙咀东部麼地道63号好时中心611室 电话:(+852)2635 2700 传真:(+852)2311 3351 邮箱:hksme@sme-china.com
  • Powered by laoy!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