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企业在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家视点 >> 内容

台湾急需 “脱美入亚”

时间:2012-1-16 11:16:10 点击:

 台湾大选,硝烟散尽。

 马英九成功当选,获得连任,某种意义上,反映了台湾的未来,与大陆联系越来越近。在本次大选中,不少的台湾商界人士,纷纷打破不直接参政的惯例,开始公开挺马,最典型的是郭台铭,其直接从大陆赶回台湾,为马英九呐喊鼓吹。

 此前的几十年,台湾一直奉行脱亚入美的战略,台湾的兴起,更多依靠现代化改造,以及其与日本、韩国一样,作为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卫星”而取得。而在最近几年,事情发生了变化,随着中国的逐步崛起,广阔的大陆市场,为台湾的未来发展,提供了无限的机会,同时,台湾崛起了亚洲重要经济体之后,与欧美的竞争越来越激烈,此前的与美结盟的基础,逐步瓦解,在未来,富有远见的台湾领导人,必须推动台湾传略的转型,实现“脱美入亚”,将台湾的未来,台湾的成长,更从根本上取决于大陆。其未来战略中心,必然从美日体系,转移到大陆体系。  

“美台体系”是台湾崛起的根基

    台湾的腾飞,得宜于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的产业转移。

 进入上世纪60年代之后,美、日等国,由于技术进步和工资的提高,逐步转为资本和技术密集型工业。其原有的生产和技术很快转向较落后的国家和地区。台湾、香港,韩国等发展中的亚洲国家和地区,以劳动力成本低的优势,恰好填补此一空缺,产业之间的落差所促成的产业转移,是台湾作为“亚洲四小龙”崛起的大背景。

 作为美国的政治军事同盟,台湾在经济上严重依赖美国。一直到2004年以前,在长达55年的时间里,美国均是台湾的最大贸易伙伴。台湾的食品加工、农副产品历来是传统出口产品,后来兴起的纺织、制衣、鞋业、塑胶、人造绒维、机械、电工器材等产业,均以出口美国为主,台湾一跃成为全球出口加工的重要基地。

 今日台湾的著名企业,都曾经借为美、日企业代工起家。宏碁在创业初期,就曾经为惠普等企业代工,鸿海为为索尼生产游戏机,为戴尔公司生产电脑零部件,华硕为索尼代工PS2游戏机,仁宝是东芝最大的代工伙伴,而台积电则成为全球最大的IC代工厂。

 在为美日企业代工的同时,台湾的本土企业亦获得了长足发展。台湾的轻工业,食品工业,享誉全球,更令人意外的是,在传统产业之外,其在新兴产业领域,已经成为全球主流。90年代中期,台湾已经成为全球第三大信息产品生产基地。台湾电脑生产能力的四分之三用于为日本和美国的品牌厂家生产电脑。而在晶片、电脑及周边设备、液晶显示、IC模块、记忆体等半导体科技产业方面,台湾更是执全球牛耳。与此同时,明基,华硕等台湾本土自创品牌,亦成为全球性巨头。

台湾特性是:高素质的人民及由此造就的丰富人力资源、贫乏的内部资源和市场,可以纳入美国的体系,而不太可能成为独立的不可控的经济体。与美国经济的巨大互补性,是台湾速崛的重要原因。

“沉没”的台湾

    在某种意义上说,台湾与韩国一样,传统发达国家与新兴市场之间的产业落差,造就了其崛起的时机。

 从全球经济格局来说,其形态正如两大版块。欧美等发达经济体是一大版块,而广大后发的经济体,则是另一版块,无论是韩国与台湾,更似是发达经济体与广大的后发国家之间的中间地带。只有小的经济体,才适合充当这种角色,早先的日本,后起的韩国与台湾,都得宜于这种中间地带的地位。

但是,新兴市场的崛起,台湾等小经济体的中间作用被稀释。

在亚洲,随着大陆的改革开放,中国逐步成为世界工厂,比台湾更低的制造成本,更广阔的市场,使台湾的代工中心受到威胁。而且,与台湾不同的是,中国,印度等新兴经济体具有大国经济的特点,兼备制造中心与消费中心的双重功能。中国的商品,已经占美国进口商品的第三名,仅次于加拿大和欧盟,其中,纺织产业,更是达到美国市场的50%以上,而美国的很多服务外包业务,则为印度所垄断。台湾制造,在美国的市场已经大为萎缩。而消费中心的功能,则使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对外投资,亦转移到中国等新兴市场。最近两年以来,中美之间已经互相成为对方的第一贸易大国。

美国强盛时期,台湾可以作为美国经济的互补体,而当新兴经济国家崛起后,中国,印度等大的经济体与美国、欧洲等发达经济体日益加强直接合作,台湾、韩国等小经济体的中间地带角色,将逐步退出舞台,台湾作为中间地带地位将逐步衰落。

同时,随着台湾本土品牌的崛起,亦诞生了一批世界性的企业,如宏碁,华硕等,宏碁更成为美国的IBM,惠普,戴尔等的竞争对手,台湾企业的崛起,更使其被美国很多企业,视为未来竞争对手,而不再是昔日的伙伴。

 台湾的未来在大陆

 如同日本从“对美依存”到“亲美入亚”的战略转变。中国未来成为世界一流强国的预期,亦将使台湾的战略中心,从西方转移到东方,开始其“回归中国”的旅程。台海经济一体化,将成为台湾新的选择。

 事实上,自2003年以来,大陆即取代美国和日本,成为台湾最大贸易伙伴。台湾逐步摆脱了对美经济的依赖。

 此前,两岸投资一直是单向的。据台湾统计,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台湾企业累计向大陆投资逾770亿美元,而大陆对台湾投资,则基本被禁止。台湾一直不愿意放开大陆投资,更大的担心,就是大陆可能会利用自己强大的经济实力掌控台湾。

 而现在,这种顾虑已被解除。在“美台体系”中,台湾处于下位,只是被动承受美国、日本的产业转移;但是,在新的“台海体系”中,台海之间的产业转移,将是双向的。在大众消费领域,将更多出现大陆企业兼并台湾企业的情况,但是,在高端产业和新产业领域,台湾却可引领产业风潮。

 相对大陆而言,台湾更早完成了产业升级。在产业格局上,台湾领先于大陆。

 台湾在晶片、电脑及周边设备、液晶显示、IC模块等科技产业方面,均执世界牛耳,台湾的专利,仅次於美国、德国与日本,高居世界第四位。台湾在所有的出口品中,高度技术密集的产品已近50%。同时,台湾的服务业占GDP的比重超过70%,已达到发达国家水平。台湾经过近20年的努力,完成了产业升级与转型。

 本次台湾对大陆投资开放了100个行业,从零售业、餐饮业、到汽车和个人电脑制造业,多集中在制造与大众消费行业;在大陆方面,官方的重点投资领域,设定在电子、通讯、海洋运输、纺织及汽车等制造业领域,凸现了大陆作为“世界工厂”的强势制造地位。台湾与大陆产业转移与融合,有可能形成台湾的技术,大陆的制造与市场的分工。

 这一趋势,在服务业和高科技产业,已有所体现。

 中国移动认购台湾远传电信12%股权,即是期望借助远传的3G技术平台上,中国移动还希望借助联发科和宏达电在TD方面的技术;在漫游产业,中国移动则可能与中华电信、台湾大、威宝等合作;在手机方面,台湾的全球芯片之王的地位,亦可为中国移动提供广泛的合作者。

 在合作中,中移动收入的70%将提供给技术开发者。在台海体系中,“微笑曲线”的上端,也许更多在台湾,这亦是“台海体系”与“美台体系”的本质区别。

 未来,台湾的高新技术产业在大陆的应用前景,将十分广阔。如,在液晶显示器产业,明基已可与索尼、三星等巨头分庭抗礼,台湾更有可能取代日韩,成为全球液晶显示器产业的龙头。目前大陆的液晶显示器一直受制于日韩,而在未来,联想等IT巨头,创维、TCL等家电巨头,将不在受困,其与台湾高科技行业的合作,将会日益广泛。

 新的“台海体系”,将最终改变台湾作为独立经济体的存在意义,已经完成产业升级的台湾,与美国之间的产业转移的历史已告终结,而未来台湾的成长,更多从根本上从大陆获得力量。

作者:罗天昊 来源:网络
  • 中小企业在线(www.sme-china.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香港九龙尖沙咀东部麼地道63号好时中心611室 电话:(+852)2635 2700 传真:(+852)2311 3351 邮箱:hksme@sme-china.com
  • Powered by laoy! V4.0.6